欢迎来到本站!请【登录】【注册】个人中心|我的书架|充值
   
    文学类
书名:最后的士绅家族 一月人气:2181
作者:张生全 一周人气:92
定价:72.00 元 总数人气:4068
ISBN号:978-7-218-11539-9 阅读点数:
出版日期:2017-4  
开本:16  
页数:416  
装帧:平装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柳江小镇位于四川西南边陲,风景秀丽,文化底蕴深厚。这里是前清皇帝老师曾璧光的故乡,当地人重读书,知礼仪,民风淳朴,积极进取,形成了以柳、唐、曾、张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士绅家族群。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军阀混...

作者简介

张生全,笔名三叠弓。今日头条、天天快报签约作家。在《人民文学》《钟山》《天涯》《青年文学》等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300余万字。数百篇作品被《散文选刊》《小说选刊》等杂志选载,收入各种年度选本,高、中考试...

评论选读

媒体评论或名人推荐:   以小地域指向大世界,文学史上不乏成功的经验。张生全把笔触伸向蜀地一个鲜为人知的边陲小镇,打深井,揭伤疤。蜀人性情、风景民俗、历史血泪及家国沧桑在他的笔下喷涌而出,让他的小说具有...

作品目录

目录: 

第一章  茶铺子
第二章  带江体
第三章  木禅寺
第四章  棒客
第五章  玉屏山
第六章  三塔菌
第七章  做媒
第八章  藤椒油
第九章  五月台会
第十章  四少爷
第十一章  绑票
第十二章  拜把子
第十三章  助拳
第十四章  提亲
第十五章  礼佛
第十六章  捉妖
第十七章  当家
第十八章  曾家园
第十九章  剿匪
第二十章  娶亲
第二十一章  喜事
第二十二章  尾声

精彩章节

第一章 茶铺子
御桥东头有株巨大的古榕,古榕甩开繁枝密叶,遮出一大片浓荫。浓荫下是一块很大的空坝,旁边是李二娃那几间低矮灰暗的茶铺子。
茶铺子很小,但檐口却竖了一根碗口粗的长竹竿,刺破树梢,直飞霄汉。竹竿顶端甩着个大大的“茶”字,来柳江场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茶铺子里只有五六张茶桌,但门口的灶台上却高高矮矮摆了十几把炊壶。实际上,窝在暗屋里喝茶的人也不多,大多数人都喜欢在屋外的空坝上喝茶。有古榕大团大团饱满苍翠的浓荫,有从杨村河里吹来的习习清风,有碧水青山开阔视野,坐在空坝上喝茶,那是看戏一样的享受。
平日里,茶铺子生意好得要沸腾起来。偌大一块空坝,挤得都插不上脚。四五个伙计,每人拎着把长嘴茶壶,肩上搭一条白毛巾,提着身子在桌椅间曲来拐去,添一圈水下来,那白毛巾就油黑得出水了。
这一天,空坝上的茶客都被撵到坝外了。一排警察站在坝边,荷枪实弹,圈出一个开阔气派的弧形。
但是茶客们却不走,挤挤挨挨涌在坝边往里瞧。很快,坝外就堆得里三层外三层,连御桥都快被踩塌了。
人缝里钻出个满是油汗的脑袋,扇着两只耳朵左右瞧:“演戏么?什么好戏?”
没人答得出,只见旁边一汉子朝空坝上小心谨慎地努了努嘴。
青砖的地面擦洗得干干净净,还泛着耀眼的水光。坝子中间摆了八九张太师椅,呈扇形排开。两边分别坐着洪雅县知事高德仁、县经征局长胡知廉、县警察局长钱尚武、柳江乡乡长孔亦多,以及柳江本地士绅大粮户柳老太爷、曾五太爷、江三太爷、唐八太爷。中间的那个位子空着。
曾五太爷碰碰旁边的江三太爷,低声问道:“很奇怪啊,那么多人围着看……”
江三太爷撇撇嘴:“有啥奇怪的,乡巴佬,没见过世面嘛!”
曾五太爷摇摇头:“有点反常啊……”
这时,柳老太爷连咳两声,清了清嗓子,似要说话。曾五太爷赶紧掐断话头。
却是唐八太爷不知趣,抢在柳老太爷前,高声奉承高德仁道:“高知事深孚众望,仁慧爱民,到咱洪雅不到一年,便让这里百姓和睦,四境安宁。此等功绩,前所未有。来来来,咱们以茶代酒,敬高知事一杯!”说着,递杯至唇,响亮地喝了一口。
众人都端起茶杯,却不敢喝,拿眼瞧柳老太爷。柳老太爷却是谁也不瞧,眯了眼,身子微微往椅背上仰去。众人端起茶杯不知该怎么办,喝也不是,放桌上也不是。
高德仁略有些尴尬,但随即哈哈笑道:“唐八太爷过誉了,高某何德何能,岂敢居功!要说有点成绩,也都是仰仗柳老太爷及各位乡贤的提携帮扶!这样吧,高某今天就借柳老太爷的茶,敬大家,以表谢忱!”
柳老太爷这才直起腰,睁开眼,端了茶杯,淡淡一笑:“不敢,我们敬高知事!”
众人长舒一口气,纷纷说道:“对对,我们敬高知事!”
唐八太爷勉强再喝一口。他的喉结初始极慢地滑动一下,不过迅速就回了位,扯开笑脸又说道:“高知事太谦虚了!高知事政绩卓著,大家有目共睹!就拿税捐征收来说吧,这个让以前的县太爷们头痛不已的难题,高知事仅用一年时间,便不但完成了当年的任务,还清理了多年的积欠!这在洪雅历史上,可是前所未有的奇迹啊……”
经征局长胡知廉点点头:“是啊是啊,高知事最了不起的地方,是他打造了一支能干的经征队伍,也就是咱们柳江的士绅家族们!今天在场的唐八太爷、曾五太爷都是高知事的得力干将!尤其是唐八太爷,洪雅的田税征收任务那么重,积欠那么多,以前的士绅没一个拿得下来,唐八太爷竟能圆满完成!这都是高知事知人善任啊……”
高德仁顾盼左右,神色飞扬。
一直低头喝茶的柳老太爷突然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也不转头,凭空大喊道:“二娃子,添水!”
站在他身后的柳府管家侯里衡随即侧转身,冲铺内高声喝骂:“二娃子,老爷喊你添水呢!你耳朵聋了么?”
“来了,来了!”李二娃抓起水壶,惊慌失措地跑出来。
柳老太爷瞟了李二娃一眼,冷冷说道:“二娃子,如今当掌柜出息了,是不是就长懒筋了?你自己看看,客人的茶都见底儿了,你也不赶紧过来添!我告诉你,机灵点,自个儿回去把懒筋挑了,要老姑爷我亲自给你挑,你这茶铺子就开不成了!”
“是是是,老姑爷责备得是,立马改正!立马改正!”李二娃讷讷应着,红脸弓腰,屏息添水。
柳老太爷这才笑对高德仁道:“高知事,招待不周,多有得罪,请原谅!这个二娃子,都是老朽平常太娇惯他了,才变得这么怠惰!下来等老朽好好调教调教他,让他给您赔不是!
“没有没有,李老板勤勉着呢!柳老太爷千万别责怪他,别责怪他!”高德仁惊魂未定。
柳老太爷做了个不好意思的样子,向众人一扬手:“花絮,一个小花絮!大家请继续聊……唉,刚才聊到哪儿了?”
高德仁暗舒一口气,赶紧板起脸呵斥胡知廉:“胡局长,你说税捐征收得好,是因为有一支得力的征收队伍。这话不假,但没说到根本。根本是什么?根本是咱柳江的民风变得淳朴了!明白吗?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明白吗?”高德仁语重心长一番后,语气变得激昂:“这让民风变得淳朴的,咱们必须得感谢柳老太爷给咱们做出了杰出的榜样!柳老太爷非常重视教育,四个儿子都是饱学之士。你们看,柳家大少爷、三少爷都先后送到了国外求学。如今大少爷在省上当官,贵为副参谋长,运筹帷幄,威名远播。三少爷现今又在法国攻读博士学位,学成归来,那必定也是一方诸侯!”
接着,高德仁把笑脸凑近柳老太爷,问道:“柳老太爷,高某不是胡说八道吧?”
柳老太爷抚着颌下胡须,谦虚道:“这只是老三信中的说法,至于能不能顺利拿到博士学位,只有看天意了……”
高德仁大赞:“凭三少爷的聪明与才华,区区一个博士学位,那就是囊中取物,有何难哉!大家说,对不对呀?”
众人都赶紧点点头,独有唐八太爷埋头喝茶,喝得茶水裂帛似的响。茶汽蒸在他脸上,如同堆了一层云雾。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06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711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