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类
书名:全球海盗史 一月人气:105
作者:[英]彼得·莱尔(Peter Lehr)著 于百九 译 一周人气:13
定价:59 元 总数人气:233
ISBN号:978-7-218-15203-5 阅读点数:
出版日期:2022-1  
开本:32  
页数:288  
装帧:精装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海盗为什么会出现?又为什么屡禁不止?三大海盗集团——大西洋沿岸、地中海和中国东海沿岸的海盗有什么相似和不同? 海盗有两种,一种是横行四海的海上强盗,一种是持照经营、“奉旨”抢劫的私掠团伙,但在纷繁复杂的...

作者简介

[英]彼得·莱尔  著 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恐怖主义和政治暴力研究中心讲师,恐怖主义研究专家。著有《反恐怖主义技术》,编有《海上暴力:全球恐怖主义时代的海盗》。

评论选读

入选《选择》杂志2019年最佳学术书籍名单 详尽考察全球范围内的海盗历史,深刻分析海盗屡禁不绝的政治因素

作品目录

引言:海盗的突然回归
第一部 各地起源,公元 700—1500 年
入伙贼船/神的旨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无选择/海上寻觅猎物/压制猎物/袭掠海岸/海盗暴力/陆上剿匪/海上剿匪/猎捕海盗/攻袭海盗巢穴
第二部 欧洲海权的崛起,公元 1500—1914 年
及时行乐/水手、绅士和商人/当海盗不丢脸/快钱的诱惑/海盗港湾/海盗女王和她的臣属/不体面的外交政策工具/偷船不误海盗工/追踪与捕获猎物/海上恶战/高级海盗活动/嫖妓、饮酒和赌博/海盗生涯如何终结/洗白的海盗/仍有危险/狩猎的猎人/反海盗联盟/海盗末日
第三部 全球化的世界,公元 1914 年至今
他们富有,我们贫穷/世道变迁/现代有利环境/新的不体面的工具/现代海盗舰队/现代伪装与欺骗/今天的震慑战术/尼日利亚海盗“特有的暴力天性”/现代海盗的行动方式/现代式快乐生活/ 海盗行为与法律/避难室和机器人船/海上猎捕海盗/陆上反制海盗措施/
结语:卷土重来

精彩章节

快钱的诱惑
海盗活动如果想要获得蓬勃发展,发展成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甚至吸引商人和贵族阶层,那么它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整个社会的广泛认可。对于繁荣的海盗活动来说,至关重要的是能让腐败官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能得到国家政府的默许,那当然就更好了,正如中世纪的海盗们的情形。跟过去不同的是,16 到 20世纪初各个快速扩张的殖民帝国(西班牙、葡萄牙、英格兰、荷兰和法国)使获得(半)官方的默许比以前更容易了。这主要是两个因素造成的:第一,西班牙或者葡萄牙的珍宝船满载黄金、白银、珠宝、丝绸和香料,从印度出发前往“朝圣”的也是类似的珍宝船,而在东海和南海还有大量中国大帆船,劫掠这些船只所获得的战利品非常丰厚;第二,帝国中心和海外殖民地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从远洋水域攫取的财富跟那些从北方水域掠夺的平庸货色有着天壤之别,后者多是日常商品,如鱼类、腌肉、酒、糖等。就连伊丽莎白一世也禁不住“快钱的诱惑”(我们之后会讲到她),所以不难理解,她手下的低阶官员们也会这样做。英格兰官僚机构的作为并非孤例:荷兰和法国官员也懂得如何填满自己的腰包,而许多西班牙和葡萄牙官员则带着巨量的财富衣锦还乡。对于下层官员来说,这是一场高风险的游戏,仰仗于他们背后的靠山,但是他们的靠山很可能因为某种原因(比如失去国王或者女王的宠信)突然倒台;对于高层官员,特别是总督们,他们若是想从海盗的战利品中分一杯羹,简直是轻而易举。对于他们来说,国家权力中心和偏远的殖民地之间遥远的距离和通信不畅是非常难得的有利条件:地处伦敦、巴黎、马德里、里斯本或海牙这种遥远首都的中央政府所下达的政令是一回事,地方官员如何执行又是另一回事。
地方政府官员的个人选择和态度对于海上劫掠者的利益得失来说至关重要:如果地方政府倾向于维护海盗活动,那么海盗活动便会得到极大促进。外派的总督之所以选择在海盗活动中扮演庇护者的角色,其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不能简单归纳为个人贪欲。一些懒政的总督根本不在乎他们治下地区所发生的事情,而更多的总督其实害怕这些海盗的威胁更甚于遥远的中央政府的盛怒。可供他们调遣的军事资源如常规军、民兵和战船,通常是不足的(如果有的话),根本无法和当地海盗的力量相匹敌。对于这些官员来说,这简直就是“银还是铅”(plata o plomo)的选择:你要么拿走我们的银子,要么得到我们的铅弹(比喻子弹)。更有甚者,很多偏远殖民地的总督本身就是海盗出身,比如亨利·摩根爵士。在结束了他辉煌而又多姿多彩的加勒比海盗生涯之后,亨利·摩根在 17 世纪后半叶担任了牙买加代理总督。 这些人从海盗洗白为海盗猎人后,通常也会乐意为以前的同行们签发许可证,而不会多问一句话,只要钱给到位了就可以。法属殖民地伊斯帕尼奥拉岛的小戈阿沃的总督有个习惯,他会给他的船长们提供空白的许可证,以便“呈交给他们喜欢的人” 。而在当时隶属于丹麦的一个西印度岛屿上,据说当时的岛屿总督签发过令人印象深刻的“私掠许可证”,但实际上,这些许可证只是准许在伊斯帕尼奥拉岛上狩猎山羊和野猪的证件。
北海更加接近欧洲权力中心,即便在这里,总督和沿海小公国的封建领主也会通过签发许可证捞取不义之财,借此赚快钱。例如,根据伦斯福德 - 波的说法,爱尔兰有一位奥蒙德公爵,他在 1649 年就曾经给荷兰私掠者扬·科内利松·诺尔签发过这样一份文件。诺尔有一份合法的荷兰许可证,但是仅允许他攻击、捕获隶属于荷兰敌人的船只;但奥蒙德公爵的这份许可证,却赐予他猎捕荷兰泽兰沿海船只的权利,而他也是这么做的——诺尔很快便袭击并捕获了一艘来自鹿特丹(Rotterdam)的舰船。从一个乐于给予私掠者便利且不过问的签发人手里接受另一份许可证,以此为自己创造有利条件——诺尔绝对不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私掠者:一个人手里持有的许可证越多,他能够合法攻击的船只范围也就更广。即便他们关心过法律条文的细节,大部分海盗和私掠者其实都是文盲,他们不太可能读懂许可证上提到的条件和限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小戈阿沃的“丹麦”总督能够通过签发毫无价值的狩猎许可证给一个甚至不受他管辖的岛屿,以此大肆获利:他那些文盲客户们误把这些看起来令人印象深刻的文件当成了私掠许可证。
在地方性腐败成风的背景之下,某些官员的做法也就不奇怪了。无法轻易签发欺诈性许可证的官员,就会选择以一种更显眼的方式越界,以便从海盗身上获利。通常,他们会直接协助或者怂恿海盗来达成目的,就像如今的刑法中所说的那样。17 世纪有一位名如其人的托马斯·克鲁克,他是爱尔兰港口巴尔的摩的治安法官兼首席官员。克鲁克曾经公开向海盗船只提供食品和其他必需品,甚至还在家中招待海盗船员——可以想见,港口的其他居民也会认为自己有权随心所欲地同海盗进行不正当交易。显然,和其他情况类似,在这个例子当中,海盗集团和他们陆地上的支持者都来自一个视海盗为十分正当的诚信行业的社会——而且,很可能是一项比侍奉君主或在政府谋职更好的职业,后者被看作是入侵当地事务的外来者。亨利·梅因沃林爵士在作为海盗猎人效命詹姆斯一世之前,曾是一名成功的海盗,他甚至把爱尔兰叫作“海盗的摇篮和贮藏室”;
与梅因沃林同时代的福克兰勋爵(Lord Falkland)曾在 1622 年至1629 年间担任爱尔兰国王代表,他认为爱尔兰海岸颇受海盗青睐,是因为这里“补给更加便宜,水域开阔,较少有潮汐和海峡的阻碍,进出陆地、航行或靠岸都更加容易”。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购买链接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9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104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