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类
书名:宋太宗:阴影下的帝王 一月人气:63
作者:张其凡 著 一周人气:4
定价:88 元 总数人气:132
ISBN号:978-7-218-15174-8 阅读点数:
出版日期:2022-3  
开本:32  
页数:454  
装帧:精装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宋太宗赵光义的一生,似乎总是被笼罩在阴影之下。早年,父兄皆是战功赫赫,兄长更是在几年之间黄袍加身,从一个落魄流浪者摇身一变成了九五之尊,而他却默默无闻,只能在掌权后为自己编造一段漏洞百出的少年时光;青...

作者简介

张其凡(1949—2016) 著 宋史研究权威,暨南大学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宋史研究会前副会长。主要研究方向为五代史、宋史、历史文献,著有《赵普评传》《五代禁军初探》《宋初政治探研》《宋太...

评论选读

背负弑兄疑罪的帝王;继位不正,极力证明自己的继承者;急功近利,炮制羸弱大宋的统治者

作品目录

第一章  扑朔迷离:青少年时代
第一节  出生与父兄 
第二节  扑朔迷离的早年  
第三节  “陈桥兵变”前后
第二章  韬晦蓄势:太祖在位时期
第一节  准皇储地位的确立——与赵普之政争 
第二节  光义势力的发展 
第三节  烛影斧声,千古之谜  
第三章  巩固帝位:即位初期
第一节  安抚人心,树立威望  
第二节  迫死弟、侄,以遂传子之欲 
第三节  “金匮之盟”,迷雾重重  
第四节  独裁君主的登场 
第四章  完成统一:底定赵宋帝国
第一节  漳泉纳土 
第二节  吴越纳土  
第三节  攻灭北汉
第五章  大阐文治:文官统治之确立
第一节  大开科举之门 
第二节  三大类书之编  
第三节  宋代文官统治之确立 
第六章  对辽作战:积贫积弱之形成
第一节  序幕:石岭关之战 
第二节  高梁河之战
第三节  雍熙北征  
第四节  积贫积弱之危局 
第七章  统治危机:农民起义之爆发
第一节  宋初的川峡地区 
第二节  王小波、李顺起义
第八章  皇位传授:继位人地位的艰难确定
第一节  长子元佐  
第二节  次子元僖
第三节  太子之立
第四节  舔犊之情:其余诸子
第九章  家庭生活:寡人有好色之癖
第一节  后宫 
第二节  好色
第三节  女儿
第十章  体态、才艺与思想
第一节  体态风貌
第二节  书法棋艺
第三节  思想倾向 
第十一章  宗教政策:厚道教而不薄佛教
第一节  继位与道教
第二节  优待道教
第三节  不薄佛教
第四节  总结 
第十二章  君臣之间:太宗与其宰相
第一节  太宗勤政 
第二节  太宗之用相
第三节  太宗与赵普
第四节  太宗与李昉
第五节  太宗与吕蒙正
第六节  太宗与吕端
第七节  总结
第十三章  太宗之死:危局之遗留
第一节  太宗晚年的危局
第二节  箭疾的困扰
第三节  托孤吕端
第十四章  千秋功罪:留与后人评说
第一节  前人评论
第二节  太宗功过评说
第三节  太宗之历史地位

精彩章节

在开宝九年(976),太祖如此频繁地出游,甚至远至西京洛阳,可知其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说他是一个垂危的老人,无论如何也难以令人首肯。在现存史籍中,开宝九年正月至十月十九日,都没有太祖生病的记载,也没有宰执大臣入视问疾的记载。因此,太祖的猝死,必不是因病所致。日本学者荒木敏夫,曾撰《宋太祖酒癖考》一文,推断太祖是由于饮酒过度,因而在一夜之间猝死的。太祖常宴近臣、外臣,平日也常饮酒,如杯酒释兵权,雪夜至赵普家饮酒即是。但是,早在建隆二年(961)闰三月,太祖就曾对侍臣说过:“沉湎于酒,何以为人?朕或因宴会至醉,经宿未尝不悔也。”说明他饮酒是有所节制的。所以,太祖死于饮酒过度的推断,论据是不足的。况且,据《长编》所载,太祖最后一次与人饮酒,是与光义同饮,结果太祖死于酒,光义却安然无事,这不是不可能的,但光义必定在酒中作了手脚,并非是酒本身致太祖于死地的。
光义能够预知太祖的死期,说明太祖之死与光义必定有关。照理说,光义于开宝六年(973)赵普罢相后,封晋王,兼开封尹,位在宰相上,实际上已是准皇储的地位,似乎并无必要使用非常手段,从太祖手中抢班夺权。明人程敏政即说:“非病狂丧心者,其孰肯舍从容得位之乐,而自处于危亡立至之地哉?”但是,当光义感至其继位人的地位受到威胁时,情况就不同了。
到开宝末年时,光义广罗党羽,内外交通,势力大盛,“威望隆而羽翼成”,太祖不可能不感觉到光义集团的咄咄逼人之势。开宝九年(976)之前,太祖亲征李筠、李重进和北汉时,均令光义留守京城开封,唯独在开宝九年赴西京之时,却要光义随行,并有意想迁都洛阳,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太祖之所以打算迁都,除了避契丹锋芒及其自叙的原因外,脱离开封——光义经营十多年而根基深厚的东京府,应该是不便明言的重要因素。光义是反对迁都最力者,而在西京之行后半年,太祖即猝死而光义遂登上帝位,这岂不正好说明,太祖的迁都之意确有针对光义之意,因此促成了光义抢先发难,抢班夺权。
宋代史籍中,颇有太祖与光义友爱甚笃、关系密切的记载,以此证实太祖素欲传弟。如《长编》卷17所载太祖亲自监工为晋王第注水、太祖为光义灼艾分痛、太祖称光义“龙行虎步,且生时有异,必为太平天子”;《长编》卷17引蔡惇《夔州直笔》,记载太祖让光义在殿陛乘马,“示继及之意”;《东轩笔录》卷1记载太祖至西京,得张齐贤,留给光义为辅相。这种种记载,都企图造成一种印象,即太祖与光义极为亲密,故早就有意传位。然而,上述种种记载,都是史臣粉饰之词,文人编造之语,实不可信。邓广铭先生在《宋太祖太宗授受辨》一文中,有“辨宋太祖素欲传弟说”一节,专论其非,言之凿凿,当可为据。
考之史实,光义与太祖的关系并非亲密无间,是有矛盾、有裂痕的。虽则光义继位,已使史籍中不可能留下明确的记载,但仔细分析探寻,还是有蛛丝马迹可寻的。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购买链接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9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104677号